燃文小说 - 都市小说 - 这个明星不加班在线阅读 - 458.千古第一骈文,墨迹未干的国宝?

458.千古第一骈文,墨迹未干的国宝?

        台上王建彬磨墨的手都在微微颤抖,眼睛一直紧紧地看着王程写下的每一个字!

        他作为水木中文系主任,比现场的任何一个人,都要更为了解,王程此时写下的每一个字代表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骈文在古代文学历史当中占据着重要的地位,留下了千古四大名篇,每一篇都能代表骈文的巅峰,代表了四位骈文大家对字词的巅峰运用!

        骈文一般都是用四字或者是六字来描述,所以读起来简洁而抑扬顿挫,非常爽快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判断一篇骈文的好坏和判断宋词有差不多的共同之处,那就是读!

        读起来越顺畅越爽快,那么作品必然就不会差。

        毫无疑问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王程写的这首滕王阁序,目前为止的这两段,读起来都让人极其的爽快,有一种根本不想停下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建彬记忆中,他读骈文中的四大名篇,都没有这种顺畅爽快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也能看出,王程的用词,不只是单纯的堆砌韵律,并且将滕王阁的背景和今天这场节目设定的背景完美的结合了起来,其中还有他所扮演的闫都督出场,以及其他历史名人出场,可谓是找不出一丝瑕疵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王程的毛笔,王建彬也忍不住一边磨墨,一边轻声的念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披绣闼,俯雕甍,山原旷其盈视,川泽纡其骇瞩。闾阎扑地,钟鸣鼎食之家;舸舰迷津,青雀黄龙之舳。云销雨霁,彩砌区明。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。渔舟唱晚,响穷彭蠡之滨,雁阵惊寒,声断衡阳之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嘶!

        王建彬几乎以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念着,生怕惊扰了写字的王程,读到这里,还是忍不住猛然吸气,如此才将自己激动的情绪强行压下了一点,可是磨墨的手依旧一直在颤抖,迅速双手握在一起磨墨,才勉强让双手不颤抖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王建彬满脑子都是这段文字,惊艳的让他心中出现了刹那空白,脑海里不断的回放着这一句――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语句,这意境,这画面感,简直是每个文人都梦寐以求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边的唐远鹏也轻轻的念了一遍,身体都颤抖了一下,仿佛被过电了一般,随后就是满脸的苦笑,看也没看手中的纸,就使劲揉成一团,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和王程写的这些文字相比,他觉得自己写的只配丢进垃圾桶。

        台下的蒋钦,温寒月,彭杰,俞鸿,杨奕,汪红伊等人也都是脸色红润无比,显然都是情绪极其的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汪红伊低声喃喃道:“仅仅这一段,就超过了流传至今的古代骈文四大名篇了,这简直不是人能写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越是文学功底深厚,越是家学渊源的人,越是震撼。

        杨奕低声说道:“这是我做梦都不敢想的完美语句!”….

        温寒月再次声音颤抖地说出自己的心里话:“这要是我写的,我愿意写完就原地去世!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。渔舟唱晚,响穷彭蠡之滨,雁阵惊寒,声断衡阳之浦……这是什么样的才华,才能想出这样的语句?”

        蒋钦,彭杰都说不出话来,都瞪大眼睛愣愣地看着台上继续落笔的王程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围的人都忍不住跟着一起念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遥襟甫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旁边诸多的娱乐圈的大咖们也都忍不住跟着一起轻轻念了起来,即便他们当中九成九的人都不懂这些文化人在激动什么,也不懂王程写的是什么意思,但是跟着附庸风雅就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韩潇,文依晓,朱子琪,安可茹,林宓等人是绝对能看懂的,每个人也都俏脸通红的跟着一起念着,双眼之中满是激动的水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高地迥,觉宇宙之无穷;兴尽悲来,识盈虚之有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关山难越,谁悲失路之人;萍水相逢,尽是他乡之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嗟乎!时运不济,命途多舛。冯唐易老,李广难封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当益壮,宁移白首之心?穷且益坚,不坠青云之志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北海虽赊,扶摇可接;东隅已逝,桑榆非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滕王高阁临江渚,佩玉鸣鸾罢歌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滑动超肥南浦去,珠帘暮卷西山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闲云潭影日悠悠,物换星移几度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阁中帝子今何在?槛外长江空自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当王程最后一个字写完,微微吐出一口气,周围的声音也迅速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也都跟着王程手中的毛笔一起读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个人都感觉心中有一股情绪在酝酿,每个人都感觉有一股郁郁不得志的伤感和对未来的期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被这篇滕王阁序所表达的情绪所影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还有一些清醒的,没有被文章的情绪所影响,但是却被文章本身的超高才华所震撼的说不出话来,只是满脸震撼的盯着王程。

        霎时间,现场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个人心中都回荡着自己刚才念过的一句句震撼人心的语句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程缓缓放下毛笔,看着自己写下的这篇文章,也有些发呆,他之前也从没想过,自己会将这篇文章带到这个世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机缘巧合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王程稍微感慨了一下,就收起心思,看了看现场,见所有人都安静无比,对大家的反应也没有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这篇文章被称作是千古第一骈文,那位原作者写完这篇文章之后不久也就英年早逝了,被许多人戏称是因为写这篇文章消耗了寿命。

        自然,这篇文章在这个世界也丝毫不差,地位可能还有少许上升,因为王程记忆中这个世界留下来的四大骈文,水准都差了滕王阁序一筹!….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论历史,单论文章本身,王程此时写的滕王阁序,可以说是这个世界的千古第一骈文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再加上他堪比王右军的行书书法加持,这篇滕王阁序真迹的价值就无法估量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所以!

        王程看完,眼中也略微满意地动手想要收起来带回去装裱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一声急促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建彬伸手挡了王程一下,然后见王程眼神平静地看向自己,急忙解释道:“王程,能让我们再多看一会儿吗?这篇文章,太让我们震撼了,我们想再多看几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远鹏也急忙说道:“是的,王程,我从没想过,有人能写出如此文章,今日是我班门弄斧了,惭愧!还请让我多看两眼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台下诸多文坛人士也都纷纷站了起来,伸长脖子想近距离观看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程看了看节目组的方向,见还没收工,当下也就点头,示意王建彬和唐远鹏可以再看看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建彬和唐远鹏当即松了口气,急忙凑到真迹面前仔细看了起来,看着那一个个华丽的辞藻,惊艳如艺术一般的书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简直是梦中才会出现的艺术品!”

        唐远鹏低声赞叹了一句,眼中满是渴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能将这幅真迹带回去观摩学习,那一定是一种无上享受,他相信自己很快就能突破大师级书法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建彬眼神闪烁着精光,心中却是在思考着,将王程的一首首诗词作品,以及文章作品联系到一起,以及诸多青年作家们和王程对决时所创作的优秀作品,不由地感慨――王程一个人,带起了一股华夏传统文化的复兴浪潮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首滕王阁序,在王建彬看来,绝对能代表传统文化的巅峰,堪称千古骈文之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一篇文章,能在这个时代出现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真的是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台下的俞鸿,杨奕,蒋钦,温寒月,汪红伊等几位刚才上台过的都轻轻地走了上来,围在桌案四周近距离地看了起来,每个人的眼中都满是惊艳和享受。

        能近距离的观摩如此艺术品,真的是一种精神上的愉悦和享受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能带回去收藏,那就真的是太好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每个人的眼中都透露着渴望!

        台下,每个人的眼中都满是渴望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后台。

        沈胜辉电话响了起来,惊醒了发呆的沈胜辉,拿起来一看是秦玉海,立刻接通了:“秦总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玉海的声音也带着一丝激动的颤抖:“王程这幅滕王阁序,有机会得到吗?多少钱都可以,十个亿!”

        十个亿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价格都能买下国宝级书法名帖了,一些国宝级瓷器重器都能随便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秦玉海只是想买下王程刚刚写完,墨迹还没干的一幅作品真迹!

        而沈胜辉还苦笑着说道:“秦总,有些难!王程的性格,你是了解的。”….

        秦玉海不死心地说道:“那明抢呢?他的东西就放在宿舍,等他不在的时候,我找人去破门拿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沈胜辉深呼吸一下,说道:“秦总,如果这样,那可能您这辈子都要和王程成为仇人了。王程这样的人,我觉得您还是要慎重,就算以后不能合作,不能成为朋友,但是也最好不要成为仇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了一副作品,和王程成为仇人,我个人觉得,得不偿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面的秦玉海沉默下来,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,索性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沈胜辉看了看电话,无奈叹了口气,他从王建彬和唐远鹏等人的反应上就能看出,王程此时写的这篇滕王阁序只怕是要震撼整个文坛了,价值也再次突破上限了!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书法作品,文学作品,字数多了,价值相应的也会提高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篇滕王阁序的字数,可能要堪比王程之前写的所有的诗词作品了,价值高也是理所应当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边的俞静红也放下了电话,刚才她也接到了雷振宗的电话,想让她想办法买下这幅作品,她也同样说了这不太可能,为了不得罪王程,在王程面前最好提都不要提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刘浩锋接到的电话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刘,这是省里的意思。你应该知道这幅作品对我们赣西的重要性!如果能把这幅作品留在这里,就在滕王阁这里原地修建一座展览馆,配合其他有历史的本地文物一起展览,会吸引多少游客?又能给我们整个赣西省带来多少知名度和流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外界都已经炸锅疯狂了,这篇文章让好几个社交平台都差点瘫痪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上面的意思是,不惜代价,一定要说服王程留下这幅作品。不管是金钱,还是其他的政策支持等等,只要王程开口,你就一口答应下来。我们赣西省愿意成为王程的后盾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对面的语气,也满是激动和坚定,显然也是被这篇文章震撼的不轻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浩锋脸上也从震撼惊喜变成了此时的无奈苦涩,稍微沉默了一下,随后说道:“王程如果愿意出手,抢购的人多的数不清,比财力,我们还真不一定有那些富豪们舍得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还没说完,电话那头就坚定地说道:“我们的极限预算是十五亿到二十亿,这个价格都足够把故宫里的几个名帖买下来了。我想,这个价格也足够让王程感受到诚意,其他富豪也不一定愿意出这么高的价格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十五亿到二十亿?

        刘浩锋听到这个数字,拿着电话的手都抖了一下,差点没拿住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是京城还是宝岛,亦或者是刘传海外的诸多华夏历史名帖当中,报价最高的也就是十亿左右吧?

        王程刚刚写完,墨迹都还没干的一幅作品,就直接给十五亿到二十亿?

        这价格,只怕只有传说中被李二带到墓里的兰亭序真迹能超过了吧?….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再过几百年的话,这两幅作品的价值究竟谁高,就不好说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沉默了几秒,刘浩锋深呼吸一下,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说道:“我尽量!只要王程愿意出手,我一定尽可能抢到。如果他不愿意出手,我就没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对面说道:“他不愿意出手,你就和他好好讲讲道理,他写的滕王阁序,留在滕王阁不是最好的归宿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和王程讲道理?

        刘浩锋觉得,这个更是行不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王程愿意听你讲道理,也就不会和魔方娱乐几乎快水火不容了,也不会对谁都爱理不理的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尽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刘浩锋不敢答应下来,只能说尽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收视率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最后的收视率还没出来,节目马上结束了,应该快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结束之后,你们想办法继续留王程再制作一期节目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想呀,我会尽可能邀请的,这期收视率肯定爆炸,下次再邀请的话,就没这么便宜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经费的事情你们不用担心,只要能邀请到,多少钱我们都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,那我会尽全力邀请王程继续制作下一期节目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刘浩锋疲惫的松了口气,看向台上的王程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,王程已经不顾周围王建彬,唐远鹏,俞鸿,杨奕,汪红伊,温寒月,蒋钦等人的注视,自顾自地上前将墨迹还没干彻底的滕王阁序真迹收了起来,然后在所有人心疼的注视下,随手放在了旁边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堆作品,都是王程今天所写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看着那一堆好像美术生丢在路边不要的纸张一样的东西,眼睛都闪烁着渴望,仿佛那是一座巨大的金山。39314170.

        ...